是時候發揮你的想象了:小櫻送小狼綠帽,桃矢送雪兔綠帽嗎?


不知不覺中,透明卡牌裡小櫻和小狼發糖已經有18話,還有4話就要在動畫裡跟我們說再見,似乎大家都不想吐槽收集卡牌的有多神速,畢竟收集卡牌只是一個次要,看到狼櫻在一...

- 2018年5月16日21時40分
- 快摘

不知不覺中,透明卡牌裡小櫻和小狼發糖已經有18話,還有4話就要在動畫裡跟我們說再見,似乎大家都不想吐槽收集卡牌的有多神速,畢竟收集卡牌只是一個次要,看到狼櫻在一起才是重點,或者說揭露陰險的管家仔真正目的才是重點。

老元素上出現的新人物成為焦點,也是很理所當然,只是跟以往莓鈴和艾利歐的出現不一樣,莓鈴是小狼的堂妹且兩者有著婚約,她的出現確實給小櫻帶來相當巨大的“威脅”,不過後來莓鈴都成為狼櫻助攻之一;艾利歐的出現給小狼帶來非常巨大的“威脅”,溫柔和全能的存在,不過後來完成任務也就離開。

而這次作為女性新人物的秋穗,居然不是給小櫻帶來“威脅”,而是給小狼帶來“威脅”,這20年間都發生什麼事,Clamp大媽為什麼安排一個女角色跟小櫻“橘裡橘氣”的,這樣會給小狼增加相當大的難度。小狼的道士服偏偏是綠色的,真是那麼多顏色不選,非得選擇“原諒色”,就連小櫻想著做什麼形狀的蛋糕給小狼吃,都是想到做那頂綠油油的帽子,還說了一句“本來我打算連衣服也一起做,可是材料不夠了……”我們懂得,確實是材料不夠做一整套全綠的給小狼。

當然,這是開玩笑的。Clamp大媽在翼裡還虐不夠狼櫻嗎?大家要相信這些都是表面,狼櫻會好好地在一起。然而,為什麼每次看到小狼開大的時候,總是默默地低下頭,彷彿有些不可告人的祕密,彷彿有種要虐的節奏,彷彿又要付出什麼代價之類的,還能不能愉快地使用所謂的“法術”,怎麼一臉使用禁術然後就要GG的表情?細思極恐。

在看完最新一話後,是不是有一種疑惑,在小櫻的世界裡,屬性相剋到底有沒有用?為什麼急凍鳥會敗給火焰鳥?小可還自信地說如果對方是水屬性,就可以完爆對方,火克水嗎?小狼也是用風束縛這隻火焰鳥,難道是風克火嗎?我們可以理解為野生的比馴化的強,魔力強大就是碾壓一切嗎?不然怎麼說得通啊!

本以為該話在小櫻收服火之卡後就結束,但是在結尾卻意外地開展了桃矢和雪兔/月之間的感情戲。小編實在沒能看出月寫在臉上的喜怒哀樂,桃矢是有多麼會察言觀色,加上霸氣地說道什麼時候使用力量我說了算,月都無法發駁,桃矢變成霸道總裁嗎?

桃矢對月說的話感覺話中有話,既想知道月的名字,但又不直接問,而是通過雪兔得知。月當然會生氣,雖然不會生雪兔的氣,因為月說他無法當面對雪兔生氣,那就是生桃矢的氣,為什麼不直接問他的名字,真是見外。

“所以在等我一會兒吧,月”,月馬上害羞地轉臉過去⁄(⁄ ⁄•⁄ω⁄•⁄ ⁄)⁄,本來這臺詞就非常意味深長,如果在月的臉上加點紅暈,小編覺得會引起一波腐界波動:桃矢,你說是不是要像你妹妹小櫻一樣的蛋糕,然後送給雪兔?

總的來說,每次小狼使用強大法術後,總是一副讓人聯想到不好方向的表情,讓我們覺得比起知道陰險的管家仔祕密,還是知道小狼的祕密更重要,至於突然冒出來桃矢和月之間的對話,簡直資訊量爆炸。

你更期待動畫最後會開展哪一方的路線作為完結?歡迎留言評論和大家分享感受,以及點贊、關注、收藏、分享一波走起!

立刻分享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