併購重組策略能抓到江南嘉捷嗎? 私募大佬這樣說


金融界基金11月10日訊繼北京深圳之後,10日下午,“金融界私募英雄匯暨十九大後的投資策略探討”閉門研討會在上海華潤時代廣場20層成功舉辦。在本次研討會嘉賓圓桌...

- 2018年1月23日17時40分
- 金融界

金融界基金11月10日訊繼北京深圳之後,10日下午,“金融界私募英雄匯暨十九大後的投資策略探討”閉門研討會在上海華潤時代廣場20層成功舉辦。在本次研討會嘉賓圓桌第一輪,世誠投資總經理陳家琳、雷根基金總經理李金龍、少藪派資產總經理周良、國鈺投資合夥人、投研總監周雅媛、千象資產總經理馬科超就近期熱點江南嘉捷以及併購重組相關話題進行了探討。

世誠投資陳家琳:併購重組還是一個主線概念操作一直存在

“併購重組還是一個主線,不同的階段力度、強度會有一些變化、起伏,主線還在那邊。”陳家琳認為,2015年的時候,確實併購重組的力度比較強,包括借殼、定增等。當然,裡面也會有一些監管部門定義的忽悠式重組等等,難免魚龍混雜。360回顧A股市場,監管部門的表態也是非常明確的,從監管角度也是鼓勵優質資產可以回到A股市場。

他認為整個市場相較於過去幾年,不管做價值投資還是併購重組,都更加的理性,更多是基於基本面,而不是概念等等。不過,他認為概念仍然很難迴避。“江南嘉傑復牌,我看到新聞說360概念度集體上漲,我想不是名花有主怎麼還集體上漲?可以看到,這種市場投機、概念操作一直存在。”

雷根基金李金龍:基於事件做重組選擇大概率介入

李金龍介紹,雷根基金14年底、15年初做定增,基於定增的事件選擇定增股票,相當於股票多投事件驅動型。

“很早我們也做過江南嘉傑這樣的策略,15年左右。不是買哪些股票,希望它被誰誰併購,而是我們選擇一攬子,20、30支的,然後進行投資。這些是有概率、有可能被選為借殼的標的物。”

至於重組,他介紹稱還是基於事件,比如發了這個公告或者是通過事件有大概率上漲,或者發出公告之後再介入。

少藪派資產周良:少藪派的風格很少挖掘江南嘉捷這樣的股票

周良表示,投資風格一定會是多種風格並存的,有私募可以做這樣的事(挖掘江南嘉捷),我們不知道,也許可以分析出來,找到概率最大的幾個可以被借殼的股票,也是存在的,未來一定會並行行多年,會有抓住與挖掘借殼概唸的公司存在。

“我們的關注比較少,我們的投資風格來說,很少挖掘這樣的公司。”

國鈺投資周雅媛:重組看軍工軍民融合是趨勢

周雅媛笑稱,去年國鈺投資也在尋找360上市借殼的標的,選了兩隻,很遺憾沒有江南嘉傑。對於重組,她個人比較關注軍工行業,她認為:第一,軍工肯定是要發展的,人民幣國際化,一定要有軍工,否則人民幣國際化是空談。第二,如果要發展軍工,一定要走軍民融合。光靠國家的錢,蘇聯都會掏空的。特別是在非戰爭時期,你需要源源不斷的發展新的技術,這些技術都需要燒錢。只有通過軍民融合,以民養軍。第三,新的技術,需要在民用的時候實踐,才知道這個技術是好是壞,需要有一個應用場景。

千象資產馬科超:多因子模型做重組事件驅動不針對單一股票

馬科超表示,併購重組類的策略千象歸到多因子模型當中,研究員從萬得的事件驅動類表當中,那麼多家公司發生那麼多次併購、重組,包括財務危機,包括公告等等,把因子找出來,然後做一個大範圍的資料上的統計,去看公告的時間幾點幾分,對應的股價一天之後或者提前幾天是否有所反映,有沒有板塊聯動,會做一個微觀層面有操作意義的大類策略,形成一系列的選股,而不是針對某一支股票做。

以下為圓桌論壇環節本部分文字實錄:

今年的市場跌宕起伏,風格變換。我們的交流先從一個有意思的話題開始,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剛剛的360借殼江南嘉傑。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個挺有意思的故事,號稱有一個私募Y說它是如何從幾千支標的當中選出了江南嘉傑這樣一個過程。其實在這裡我想問一下在座的五位老總,各位當中有Y嗎?應該沒有。

江南嘉傑停牌很長時間了,剛剛復牌。它代表的是之前市場比較主要的模式,就是定增、重組的方向。現在風格向大藍籌轉換的過程中,我們各位老總如何看待重組?這是原來市場非常主要的模式。雷根基金的李金龍總如何看待這個情況?

李金龍:我們14年底、15年初做的定增,我們基於定增的事件選擇定增股票,相當於股票多投事件驅動型。很早我們也做過江南嘉傑這樣的策略,15年左右。不是買哪些股票,希望它被誰誰併購,而是我們選擇一攬子,20、30支的,然後進行投資。這些是有概率、有可能被選為借殼的標的物。至於重組,我們還是基於事件,比如發了這個公告或者是通過事件有大概率上漲,或者發出公告之後我們再介入。

主持人巫雲峰:陳總,1992年從學校畢業之後先進銀行,1995年轉到市場的方向。應該見過很多重組、殼公司的變換。

陳家琳:併購重組還是一個主線,不同的階段力度、強度會有一些變化、起伏,主線還在那邊。2015年的時候,確實併購重組的力度比較強,包括借殼、定增等。當然,裡面也會有一些監管部門定義的忽悠式重組等等,難免魚龍混雜。360回顧A股市場,監管部門的表態也是非常明確的,從監管角度也是鼓勵優質資產可以回到A股市場,通過併購重組做大做強,相信未來還是比較重要的方向。另外一頭,整個市場相較於過去幾年,不管做價值投資還是併購重組,會更加的理性,更多是基於基本面,而不是概念等等。要說概念,很難迴避。江南嘉傑復牌,我看到新聞說360概念度集體上漲,我想不是名花有主怎麼還集體上漲?可以看到,這種市場投機、概念操作一直存在。

周良:投資風格一定會是多種風格並存的,Y私募可以做這樣的事,我們不知道,也許可以分析出來,找到概率最大的幾個可以被借殼的股票,也是存在的,未來一定會並行行多年,會有抓住與挖掘借殼概唸的公司存在。我們的關注比較少,我們的投資風格來說,很少挖掘這樣的公司股。

主持人巫雲峰:馬總管理的是純量化的基金,您如何考慮?

馬科超:這類的策略我們歸到多因子模型當中的一塊,有研究員從萬得的事件驅動類表當中,那麼多家公司發生那麼多次併購、重組,包括財務危機,包括公告等等,我們會把這個因子找出來,然後做一個大範圍的資料上的統計,去看公告的時間幾點幾分,對應的股價一天之後或者提前幾天是否有所反映,有沒有板塊聯動,會做一個微觀層面有操作意義的大類策略,形成一系列的選股,而不是針對某一支股票做。

主持人巫雲峰:當年您的系列選股當中是否有江南嘉傑這樣的標的?

馬科超:這個因子我們剛開始做,時間不太長。千象資產最早是做期貨類的趨勢跟蹤策略,現在加入股票的多因子選股。通常我們選100到200支之間,事件驅動也是一個因子,選出來的股票有多少因為事件驅動的原因?也可能是因為別的原因。

周雅媛:去年我們也在尋找360上市借殼的標的,我們選了兩隻,很遺憾沒有江南嘉傑。選重組的股票,基本能借殼進來的都業績不好,持有這兩隻股票,並沒有貢獻收益,股價表現也不是特別好。我個人感覺重組這塊,在中國我比較關注軍工。當時我自己研究過軍工的板塊,我看得比較雜,什麼行業都看。現在我是看歷史,看了歐洲的歷史、美國、蘇聯的歷史。我的感覺,軍工肯定是要發展的,人民幣國際化,一定要有軍工,否則人民幣國際化是空談。第二,看歷史,如果要發展軍工,一定要走軍民融合。光靠國家的錢,蘇聯都會掏空的。特別是在非戰爭時期,你需要源源不斷的發展新的技術,這些技術都需要燒錢。只有通過軍民融合,以民養軍。新的技術,需要在民用的時候實踐,才知道這個技術是好是壞,需要有一個應用場景。我覺得,中國首先肯定是要種種投入軍工的發展,軍工方面,我覺得只有走軍民融合,這個路程很順。歷史上,都是走軍民融合,最終都會走併購。軍工行業,不是在自己的國家裡面競爭,我們是要和國際上的軍工巨頭進攻。美國的軍工巨頭也是通過併購,這個併購都是通過資本市場併購的。我覺得如果軍工要起來的話,我可以關注這塊的併購。很多研究所、科研,原來是政府機構、政府燒錢,我覺得這個錢會被耗盡的,一定要放到上市公司裡面。我會關注這件。像360這種選的標的,涉及的東西比較廣,包括創始人,包括投資人,當時投資人用的投行等等,從蛛絲馬跡找線索,這不是我的能力範圍,太多政治方面的因素,這方面我比較“白痴”,這不是我的能力範圍。

財經

立刻分享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