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鵰反派金輪法王

10月
31
2019


分類:人文
作者:方白真


白馬晉一
文:老維特(作者原創授權)
最近看蒙古史的資料,發現蒙古初興之時的人物中,有很多基督徒,從屬於東方教會的亞述里亞教會(或稱「東方亞述教會」(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即中國古人所謂「景教」)一脈,忽地想到,金庸小說中,只有《碧血劍》《鹿鼎記》兩部講明清的小說里,提到了當時進入中國的歐洲傳教士和基督徒,但事實上,蒙元勃興時代,東方的「景教」與西來的天主教,實際上也是影響很大的,畢竟《射鵰英雄傳》中提到的成吉思汗的義父,克烈部的首領王罕,就是一名景教信徒。
此外,蒙哥和忽必烈的生母,也算是郭靖的嫂子,兼王罕的侄女,唆魯合貼尼也景教信徒,還出資建立過甘州(今甘肅武威)的十字寺(教堂)。馬可波羅在東來的道路上,也多見這一教派的教堂。這一教派的影響,直到明朝建立以後,朱元璋立下了許多歧視色目人的規定才被淡去。而且,在元代興旺起來的藏傳佛教,實質上在蒙哥時代以前,與蒙古高層接觸比較有限,而《神鵰俠侶》的主要故事(楊過出山至小龍女跳崖),也發生在景教信徒乃馬真後執政的時代,倘若郭靖楊過這些效忠大宋的大俠們要面對什麼蒙古的「國師」,恐怕也不會是金輪法王這樣的喇嘛,倒有可能會是個薩滿巫師,或者是亞述里亞教會的教士。倘若他真是基督教教士,恐怕手裡的拿手兵器,也不會是什麼金、銀、銅、鐵、鉛五輪,而會是某種雙手用長劍,以象徵東方基督教徒所崇拜的聖人,曾親手屠龍之聖人聖喬治,此人也是基督徒眼中彰顯上帝之意顯示武勇的一個象徵。如果有暗器,就用小十字架吧。
這樣一來,這個教士,我也給他起個名字,就叫馬貴斯(Marghus,拉丁名Marcus(馬可,馬庫斯,十二使徒之一的名字)之變體)吧,因為這個名字曾經被一位克烈部的可汗用過。他的絕招,也不可能再是什麼飛五個法輪了,而是用雙手劍給人開傷口,留下一地十字形血跡(模仿聖喬治屠龍後所留下的惡龍血跡)。招術的名字,可以叫闊里吉思(Georges)斬應龍(西方傳說的龍有翅膀,近似《山海經》傳說中的奇獸,有翼之龍應龍)。馬貴斯大師的劍術,應該是偏向於阿拉伯、突厥與羅斯諸國的風格,強調用強力向前突刺,而非擅長閃避什麼的。他與小龍女對劍,也應該突出點「一力降十會」的武學特徵。至於他所修習的內功,可以叫「天降瑪拿」吧,需要站在樹下,收攏樹上樹葉以加強內力,仿擬摩西出埃及時,上帝在西奈山賜以色列民瑪拿為食一事。
他收的徒弟,霍都可以保留,另一個弟子可以設定為某阿拉伯或波斯基督徒,名字可以取個霸氣點的「愛薛」(史上確有此人,為敘利亞景教徒,元世祖一朝的一位御醫,其名「Isa」為阿拉伯語中對耶穌的稱謂,但本人設定並非與此御醫為同一人)。所持兵器當然也不會是金剛杵了,倒是可以用一個魚形飛盤,象徵「耶穌魚」這一早期基督教標誌物,這一標誌物的意義是:希臘文的「魚」字,即「ΙΧΘΥΣ」,恰好由「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救主」這5個象徵著基督教信仰核心的詞彙字首組成,因此初期的基督徒很喜歡以此作為彼此間的暗號。有一猶太教教派也認同耶穌為救世主,故而也採用了這一符號。景教作為東方教派,一直被西方的天主教東正教視為異端,用點奇葩符號,也無所謂。

再說十六年間的事情,這段時間,可以設定馬貴斯大師跟隨旭烈兀的西征大軍參與了消滅哈里發朝廷的那次西征,而且還在跟隨旭烈兀剿滅山中老人的過程中學了點阿薩辛派這伙恐怖分子的奇門暗器功夫什麼的。我還會設定馬貴斯此時還收了後來的滅宋主將伯顏為徒的情節,也算是給後面郭靖夫婦的死做一點鋪墊。
十六年後,馬貴斯大師想派愛薛用新學的暗器手法潛入襄陽城行刺郭靖,不慎卻因霍都王子的嫉恨,致使計劃流產。霍都被愛薛以暗器所殺,然而不久愛薛也因為服用過量鴉片或大麻類毒品(阿薩辛派使用大麻類毒品使麾下年輕人產生幻覺,方便聽從長老指揮)產生的後遺症而斃命。最後,馬貴斯大師利用吸收阿薩辛派武功後的改進版輕靈化闊里吉思劍法,也未能敵過楊過的重劍之擊而斃命。至於中間收郭襄為徒弟,起什麼名字嗎,我覺得起「利白迦(利百佳,Rebecca)」這個名字就不錯,反應郭襄小妹妹靈動外表下那顆溫柔的心嗎。
但是,畢竟金庸先生生活時期的香港深受英國的基督教影響,如果有基督教人物成為反面人物,恐會引起讀者不快。不過,本篇純屬筆者根據對古代東方基督教的理解,展開的虛構性創作,權當遊戲之作耳。

延伸閱讀

固步自封

臨死前卻坑死了唯一能抵抗諸葛亮的魏大將軍

私房「版本預告」新斬妖殺怪預告來襲!

解析食人者

為何如今還是很焦慮?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